框框框框王子

【忘羡】香蕉与冬枣

现代 
蓝二的ooc我的锅
跪地求饶

***
“千万不要一起吃香蕉和冬枣,否则你会看到人生的走马灯!”
“真的也太恶心了吧,这是什么毁灭人类的味道!” “一股腐烂的味道无法忍受,我先去吐了!”

看到这条微博的蓝忘机饶有兴趣的停了下来仔细读完了热门评论,他虽然也有点好奇是不是真的像网友说的这么恐怖,但他也不会自己去尝试。

发香蕉冬枣测评的博主是之前魏无羡关注的一大堆网红博主之一,蓝忘机全都关注了他关注的所有人。平时看看其实也挺有趣的,跟魏婴本人一样有趣。

蓝忘机开始想:
“如果魏婴看到这个微博,一定会想要自己试试看味道怎么样。

他一定以为我还不知道,然后兴冲冲又神秘兮兮地跑过来跟我说:‘蓝湛蓝湛,咱们去逛水果店吧!’
他会假装无意的买好香蕉和冬枣,然后按照网上说的黄金比例吃下去,感觉一下什么是走马灯。

也不一定,魏婴也许临阵退缩,枣到嘴边不敢下口,到时候他就会哄我吃下去,然后得意又期待地看我的反应。”

蓝忘机又想:
“那我是什么反应呢?”
“如果真的是从胃里泛出来死鱼死虾的味道,那还真的是…很独特吧…”
“不过他一定会觉得我面瘫,逗起来不好玩。”
“他气鼓鼓的样子一定很可爱。”
“…那万一他真的觉得我无趣了呢…”

“那我就吻他,让他自己亲口尝尝是什么味道。”
“…走马灯啊…”
“我的走马灯会是什么…”
一定
全都是他吧。

“咚--咚--”
“蓝先生,是精神治疗的时间了。”

“好。”
蓝忘机退出微博,拿起病历卡跟着来人走进房间。

他的手机壁纸隐约能看出来是魏无羡,偷拍的人一定紧张到手抖,照片都是模糊的,应该是好多年前偷拍的了,像素还很低。
照片里魏无羡趴在一堆罚抄的课文上握着笔睡着了,眉心还皱着,好像还是在生着气。

病历卡上写着:
“蓝湛,男,36岁,臆想症患者,病史13年。”




(胡诹的。)

很久没刻章子了  今天下午做一个复健
真的是很久没刻了啊....emmmm...
复健然后发现还是瘫痪在床
台词字太小了刻的不好看然后就给抠了
自己写了一段 满足一下最爱的罗路cp

魏婴亲启:
见字如晤  声息可辨
※以下省略与羡书全文
书罢搁笔  流墨渐干  欲起身烧信与婴  不觉踢翻足边酒坛  酒醒
※以下为本人胡编乱造
复坐静室窗旁  恍惚间忆起今晨家中子弟所谈  仗仅剩微薄醉意  犯宵禁于夜间下山
山下小镇灯火通明  今日元宵  若婴在此处  一夜鱼龙舞
行数步  闻天子笑香气  驻足许久  辄醉  复替婴买数坛天子笑  望魂兮 归来
行至水边  夜间无人卖枇杷  不知酸甜  祗思婴耳
然身后声声语语与我二人无关  灯灯火火不为我二人所点  思此  忽觉江风渐凉  欲归
人流众多  抹额带尾不慎勾住  端雅正之心回眸  惟一白兔花灯耳  心思触动
携兔灯回静室  开天子笑  却并未再饮  与灯对坐一夜  不觉酸痛
惟念婴之魂魄于何处度元宵?可看花灯?可饮酒?与何人?亦具无应答
烛泪千行  兔灯渐灭  我亦渐醒

姑苏蓝忘机